歡迎您訪問意昂2官方網站!
服務熱線:020-123456789
  • 產品
  • 文章

NEWS CENTER

新聞中心
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汽車電瓶

陸游的甫里情結(上)

來源:意昂2  更新時間:2024-06-18 06:38:17


陸游,陸游里情字務觀,結上號放翁,陸游里情南宋著名愛國詩人,結上地地道道的陸游里情浙江紹興人。近來閱讀陸游文集,結上發現他常常署名為“甫里陸某務觀”。陸游里情“甫里”是結上蘇州地名,難道陸游是陸游里情蘇州人?解答這段掌故,背后牽涉陸游大半生心路歷程,結上其中又包含“郡望”觀念在宋代的陸游里情演化,頗堪一觀。結上本文為第一部分:門閥時代殘存的陸游里情“郡望”觀念。

“你是誰,從哪里來,陸游里情往哪里去”是人類的終極命題,古人對此也破費一番思考。單單是一句“你是哪里人”,古人回答往往有三種答案。第一是籍貫所在,第二是成長的地方,第三是“郡望”所在。按照此三類標準,陸游到底是哪里人呢?

陸游出生于宣和七年(1125年)淮河的一艘船上,建炎三年(1129年),金兵渡江南侵,為避兵亂,父親陸宰率領全家來到金華東陽。

金華坐落于金衢盆地之中,地形獨特,中部低洼而南北高聳。在此地擇居,居民們得以憑借丘陵山地的天然屏障,構筑堅固的塢堡,以抵御山賊、土匪以及流寇亂兵的侵擾。面對金華境內連綿不絕的丘陵山地,金兵即便擁有騎兵之利,亦可能因地形望而卻步,放棄進攻。南宋徐邦憲、徐謂禮家族就曾避禍于此。

時局穩定后,陸游隨父搬回紹興老家,當在十二、三歲之間,恰屬少年,此后十數年里小務觀在紹興潛心向學,為科舉入仕作準備。

故而其出生與成長之際與蘇州并無關系。

陸游之父,名宰,字元鈞,號千巖,浙江紹興人。他憑借門蔭入仕,歷任淮西提舉常平、淮南路計度轉運副使等職。陸游出生之年,陸宰受主和派排擠,次年便離職歸家,自此專心致志于藏書與讀書。

陸游的祖父,名佃,字農師,號陶山,乃浙江紹興人。他自幼體弱而勤奮,矢志于學,曾追隨王安石求學,終成為“新學”之翹楚。熙寧三年(1070年),他一舉中進士甲科,被授予蔡州觀察推官之職,更助王安石編纂《詩義》。

在仕途上,他歷任中書舍人、禮部侍郎、尚書右丞等要職,始終秉持學術精神,博覽群書,筆耕不輟。即便在生命垂危之際,他亦未曾放棄著述之志。其遺作《埤雅》《禮象》《春秋后傳》充滿深邃思想與卓越才華,為后世留下了寶貴的文化財富。

陸游的曾祖父,名諱珪,字廉叔,亦為浙江紹興人士。他初因父蔭之便,出任太廟齋郎一職,后轉任信州司法參軍。經人薦舉,得以遷任杭州南新縣知縣。廉叔先生畢生致力于基層政務,雖官位不顯,仕途亦多舛,未曾積累豐厚家產。因此,其子陸佃在少年時期家境貧寒,夜無油燈之光,不得不離鄉背井,外出求學。

從陸游往上推三代,都是純粹的浙江紹興人,且都具備相當的文化知識,不會弄錯自身祖籍。陸游在為堂兄陸洸寫墓志銘時,就對自家來龍去脈做了復盤:

吳郡陸氏,方唐盛時,號四十九枝,太尉枝最盛。唐末自吳之嘉興東徙錢塘,吳越王時又徙山陰魯墟。宋祥符中,贈大傅諱軫以進士起家,仕至吏部郎中,直昭文館。太傅生國子博士贈太尉諱珪,太尉生尚書左丞贈太師楚國公諱佃,太師生中散大夫贈少師諱寘。少師八子,皆以文學政事自奮。公諱洸,字子光,少師第四子……(陸寘)少師避建炎之亂,益東徙居明州鄞縣之橫溪,猶返葬山陰。

“山陰魯墟”位于紹興市鏡湖新區。吳越是五代十國時期的十國之一,始于907年,亡于978年。從吳越算起,到陸游出生,陸家在紹興扎根一百五十年。從“猶返葬山陰”,可以看出陸家把紹興當成故鄉。

陸游為何頻繁地將自己與陸龜蒙相提并論,甚至自署為“甫里陸某”以表達這種聯系呢?這背后,實際上是深受“郡望”思想的影響?!翱ね敝改骋坏赜蚧蚍秶鷥认碛谐绺呗曂拿T大族,以此區別于其他同姓的族人。

郡望起自于東漢的門第,延續在魏晉南北朝的門閥,始著于唐代。清代王士禎在《池北偶談》云:

唐人好標望族,如王則太原,鄭則滎陽,李則隴西、贊皇、杜則京兆,姚則吳興,張則清河,崔則博陵之類,雖傳志之文亦然。

宋代社會普遍推崇郡望之觀念,此風亦深刻影響著當時士人。以王安石為例,其自幼成長于江蘇南京,歷經兩度罷相之后,選擇隱居于此地,靜待時機。其詩作中“春風又綠江南岸,明月何時照我還”之句,描繪的正是南京的景致,流露出對這片土地的深厚情感,顯然將其視作自己的故鄉。在與人介紹自身時,王安石卻自稱撫州臨川人,其文集亦命名為《臨川集》,體現了對郡望的重視。

朱熹亦然,他雖生于福建,成長于斯,卻鮮少踏足婺源。盡管如此,朱熹仍以婺源為祖籍,每當向人介紹自己時,總是自豪地以婺源子弟自居,這同樣反映了當時士人對郡望的尊崇。

吳郡陸氏,號四十九枝,江南陸姓之人大半都與其有關。吳郡陸氏世居吳郡,始祖為西漢初年人陸烈,興盛于三國時期,代表人物有陸遜陸抗父子,到唐代吳郡陸氏多人出將入相,家族鼎盛,唐亡后陸氏開始四處遷徙,分成許多枝。陸游與陸龜蒙皆是吳郡陸氏太尉枝子孫,血脈上必然有關聯,晚年曾作詩《自嘲》:

野老家風子未知,天教甫里出孫枝。

遍游竹院尋僧語,時拂楸枰約客棋。

是處登臨有風月,平生揚歷半宮祠。

即今個事渾如昨,喚作朝官卻自疑。

一句“天教甫里出孫枝”,明顯透露出甫里陸氏與魯墟陸氏同出一源,因這層淵源,陸游推崇甫里先生,視其為祖先也就不顯突兀。

在陸游與陸龜蒙之間,一種深厚的郡望情結如紐帶般緊密相連,其影響力幾乎占據了主導地位。陸游對甫里的鐘愛,對蘇州的眷戀,不僅僅是地理上的向往,更是對前人先賢的一種敬仰與推崇。

這種情感并非空穴來風,它源自對家族歷史的追溯,對先輩榮耀的繼承。陸游,作為后世子孫,對陸龜蒙這位前輩的敬仰之情溢于言表。他追尋著陸龜蒙的足跡,探尋著甫里、蘇州這片土地上曾經留下的故事與智慧。吳君神

本文原發吳文化博物館,經授權轉載

 


相關文章
国产各种真实高潮对白|国产很色很黄很大爽的视频|中文字幕人妻第一区|亚洲精品一级无码中文字